略论我国舆情产业的现状与发展前景
2019-11-20 17:45 来源:未知
略论我国舆情产业的现状与发展前景
阳江日报

  一篇刊发在美国之声上面的文章对这个行业产生的巨大消耗提出了尖锐批评。据作者估算,大概需要中国动漫游戏行业、中国皮具业和中国电子商务行业三个行业在保持最好状态下创造的全部利润,“才能勉强养活这个维稳新产业(舆情产业)的200万员工,并支付昂贵的设备费用。” 在看到中国各级政府对于舆情产业巨大的采购量后,作者提出舆情产业与人类社会其他产业不同,这是一个强化控制为目标的行业,“其特点是消耗社会财富,却不创造任何价值。在中国,可以说这个行业是用纳税人所交税收供养、却专门用来对付纳税人,包括看起来似乎不纳税的社会底层。”

  而国内媒体对此也表达有同样的担忧。对于政府机构来说,过度的舆情监测必然要进行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根据中国政府采购网的数据,统计近十年各级政府机关单位采购的舆情监测设备件数如下 :

  同中央关于舆情的数目增长趋势一样,地方各级政府对于舆情监测设备的热情也起始于2011、2012年。几乎全国各地的各级政府部门都有发布网络舆情监测的招标或者中标公告。从发达地区的省级行政部门,到偏远地区的县级行政单位,为了采购类似的舆情监测系统,常常耗费十几万到数十万不等,动辄上百万的花费也不少见。而这些投入根本上来自于纳税人的贡献,如果不加克制,势必会浪费大量本来可以用在民生服务上的财政税收资金。目前在舆情监测上过度投资的做法需要引起警惕。“可以说,舆情监测已经成为一些机关单位的又一项烧钱工具。”

  此外舆情产业的快速发展还可能会在民众间引起“1984”式的恐慌。“把握舆情”、“实时监控”、“不留死角”……这些富有中国特色的舆情产品正在逐步深入进宣传部门、国企和各级行政机关。对于网民进行的越来越精准的监测和调查可能会带来场的万马齐喑,最终堵塞表达渠道。政府作为行政的主体力量进行适当的舆情监测,了解百姓需求和政策得失,无可厚非。但是,一些官员和机构并不是从收集服务民众的出发点来思考问题的,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执政形象来监测群众在网上的言行,打着舆情监测的幌子做着舆情打压的事情,扮演了虚拟空间中的“老大哥”。一些典型的作为包括:不惜代价和手段四处删帖、封堵压制不同意见和不利于自己的言行、对异端意见持有人的打击报复从网上转移到网下……媒体斥其为“官僚主义和的表现”。

  单就删帖这一项来说,《法制周末》的记者调查发现删帖服务“已经形成了一个分工明确的完整产业链条。” 由于需求巨大,市场上形成了众多以网络形象经营为外衣、以即时通讯工具为媒介、以网络非法删帖为手段、以虚假网络交易为掩护的非法经营的口碑公司。他们通过相网站工作人员行贿的方式,为其顾客提供非法有偿删除负面信息服务。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表示,“中国舆情监测市场上更大的问题是舆情应对方面的恶劣行径。一些公关公司会进行删帖,灌水等行为,而且形成了灰色的产业链,业务规模不完全估计可能达到两三千万。”

  另外,这种一味去监测舆情,四处删帖救火的现象势必会导致舍本逐末,分散精力,无暇处理现实中矛盾的根源,导致矛盾越演越烈,环境更加恶化。

  我国舆情产业起步较晚,行业还处于市场培育期,产品、技术、设备、服务亟待成熟,参照体系及评价机制亟需健全,知识产权的保护与结算的保障性不强。除此之外,我国舆情产业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解决的问题有:

  虽然随着技术的进步,专业舆情软件的监测和分析能力不断进步,许多舆情监测机构宣称依靠软件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是得出结论,仍然需要舆情分析师结合软件数据撰写舆情报告。现目前国内的舆情分析师大多数由传统的新闻宣传工作者转型而来,不仅在数量上存在很大缺口,在质量上也让人担忧。舆情分析对于专业性要求特别高。它要求业者有传播学、心理学、社会学、统计学等众多专业基础知识。没有这些专业训练,便不可能有真正的舆情分析。但是这些人才到处都欠缺,遑论兴起的舆情分析。所以,这个行业缺乏基本的人才储备。

  专业的舆情分析师培养需要技术支持、数据分析与信息传播的结合,对硬件和软实力的要求较高,但是目前相关培训的物质投入及师资队伍建设都不尽如人意。伴随着舆情监测市场的火爆,舆情监测培训市场成为了一块很大的利益蛋糕。从人民网、新华网等领头大军到各级地方,国内不仅出现了众多从事监测培训和发证的机构,而且各地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与舆情相关的培训也是层出不穷。培训班大多收费不菲,但是各家授课质量参差不齐。甚至由于缺乏对于网络舆情的科学认识,没有全国统一的培养大纲和能力标准,在处置问题的技巧上都有所差别。这些培训机构还普遍存在职业素质与能力结构标准不够细化,开设的课程与实际存在脱节等情况。

  我国的舆情产业起步较晚,发展不充分。舆情产品较为单一和低级,市场主体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即使是最早涉入舆情产业领域的人民网,“截止目前也仅仅形成了初步的舆情监测平台及其报告、咨询、建议等初级产品。另外,部分公司也还只是定位于针对政府机构、大型企业的舆情危机的整体对策提供商,其业务一般集中于初级的网络舆情管理、广告销售、电商在线分析,产业链条显得简单而又粗疏。” 部分舆情监测中心更像是体检中心,而不具备预警和危机应对功能。舆情产业应该是一个从舆情监测、分析、预警、再到发生危机后的处理应对等多个环节组成的产业链条。用户需要的是高质量的监测平台加专业的舆情服务,而不仅仅是一个监测软件。

  除了把产业链做长,还要把产业链做宽。传统的舆情软件主要围绕互联网舆情搜索与监测进行,没有体现出行业互联网舆情还两份非结构化数据处理的特点。面对大数据舆情,系统的发展方向应该是面向行业的细分,比如政府版、教育版、环保版、医疗版等,并且和行业固有工作密切结合。在形式上,“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不仅仅是给用户提供浏览器或者APP方式的手机客户端,而是要研发多元化的输入模式的搜索、精准的内容返回、个性化的搜索体验。”

  舆情监测行业作为一个发展没有几年的朝阳产业吸引着大量的资本进入。由于目前有关管理部门尚未出台严格的行业规范和标准,商业网站、传统媒体、广告公司、营销公司、公关公司纷纷涌进这个行业。这些舆情监测机构各有其服务目的与经营原则。由于没有统一的管理机构和准则,相关法律法规滞后,行业乱象不断。不规范的业务运作使得“”、“网络删帖”等大量出现。有资料显示,这种同时兼营网络删帖业务的舆情监测公司在行业内大概占20%。这些乱象渐渐成为一种专业化的营销和公关手段,在影响的过程中,凸显出许多负面性问题。

  另外,恶意竞争、剽窃舆情报告的现象在行业内也屡见不鲜。市场上大量存在未经认证的同类软件,在舆情监测产业壮大的同时,呼吁推动舆情服务业透明化、规范化的呼声也越来越多。

  从舆情产品的用户处反馈得到的投诉主要问题包括:产品的实用性不强,后知后觉对工作帮助不大(83%),信息的情感判定不准确、甚至是不能判断(100%),产品的自动分拣和过滤能力不强、信息抓取不全面、不及时(17%)。从上面的反馈可以看到,舆情产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许多问题。市场需要健康的发展业态,为增强消费者对于其的认可度,行业需要注意一下几个方面:

  “一些舆情监测机构容易出现编造数据、预置评判、数据采样偏颇的情况。”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认为,舆情研究不是主观拍脑袋,而是通过客观数据还原社会真实意见构成。“无论事态朝着什么方向发展,都应冷静观察舆情走势,做出科学梳理,直面舆情危机中暴露的政府管理、企业管理的问题,提供理性建议。” 社会处于转型期,网络表达时常牵涉负面消息、消极情绪。网络舆情监测机构要保持客观中立的态度,提出有建设性的立场主张。要正如《网络舆情研究阳光共识》中所呼吁的,“努力打捞沉没的声音,挖掘和释放网上的正能量,为科学决策提供可靠的素材。”

  专业态度还体现在舆情分析师的培养上面。上文已经提到舆情分析师的重要性和我国现目前的人才储备不足的现状。舆情行业应该加强专业网络舆情分析师的培养,在培养理念、培养途径和培养方法上进行革新,以适应行业发展需要。

  舆情产业中长期存在“官商媒教”各自为政,产业链建构脱节的现象。行业中有以技术为主要售卖点,销售相关软件或搭建监测系统的公司,有擅长于分析、处理数据,得出舆情报告的公司,有应对负面舆情,专注于危机公关的公司。虽然从现目前看,各家专注于某个方面,形成差异化竞争是一件看起来很和谐的事情,一块蛋糕大家一起分吃谁也不得罪。但是这种独占山头,各自为王的局面却不利于舆情行业往纵深处发展。舆情行业有其特殊性,舆情监测、分析、研究和处理的脱节不利于分析整个舆情事件的来龙去脉,不利于行业积累成功经验并做到及早预防。单一产品也往往难以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舆情监控的产品线上,“无线场”的兴起使得环境复杂化,对网络舆情监测提出了新的挑战。其中,私人化的微信朋友圈的崛起,使得表达更为隐秘,具体数据难以提取,增加了舆情监测与研判的难度。要加强舆情监控新一代产品的开发,在原有产品升级更新的同时,注重努力抓取朋友圈的社情。另外,深度整合大数据。要注重舆情事件的关联性和规律性,横向和纵向对比研究归纳,深度开发多级市场,为社会各需要机构和个人提供私人定制产品服务。

  在我国构成舆情产业的机构大致可分为五类:由软件公司和传统市场调查公司联合成立的舆情软件企业;依托人民网、新华网等主流媒体建立的舆情监测平台、由高校或学术机构创办的舆情研究所;由软件公司和高校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合作成立的舆情实验室和公关、营销公司。这五类机构之间也存在着各自为营,功能重合的现象。要促进舆情行业的协调发展,需要制定全国的舆情产业规划,分片指导,全面推进产业的均衡分布与发展;构建安全的舆情管理系统,保证信息收集的全面性、准确性和判断的准确度。

  此外,舆情产业正值方兴未艾之时,除了刺激它发展的政策以外,还需要构建舆情产业的法律法规体系,规范、协调产业的健康运行。多年来,由于我国互联网顶层设计的不足,严重影响了我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互联网治理的标志性事件是2014年中央网络信息安全和领导小组成立,由习总担任组长,李克强、刘云山担任副组长,并单独设立正部级办公室(中央网信办)作为日常工作机构。至此,对于舆情产业的顶层设计也步入正轨。自2017年10月1日起正式实行的《互联网论坛社区规定》,明确要求在网络社区平台上不论发帖、回复、留言或者是发弹幕、表情和标点符号,均要实名认证。此举普遍被认为将在治理网络“水军”的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也被外界视为新一轮互联网治理的信号。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2017年,在习总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